華聲在線首頁 | 全民集運

紫鵲界俗世奇人

2021-01-07 08:29:55 [來源:華聲在線] [作者:熊小平 鄒娜妮] [編輯:洪曉懿]字體:【全民集運】
紫鵲界的傳奇,在那一方山水,更在那一方人。他們是最普通的山民,又是最活躍的山民。他們將家鄉的記憶,種進田裏,拍進圖裏,刻進木裏,唱進歌裏,記在譜裏,燉在鍋裏。他們用自己的方式,執着復活家鄉的原始樣貌,托起家鄉走向世界。

農民行走在紫鵲界的田埂上。

紫鵲界梯田景美如畫。羅中山 攝

全民集運日報·華聲在線記者 熊小平 鄒娜妮

新化縣紫鵲界,跨越2000餘年的農耕文化,創造出500餘級、8萬餘畝梯田,被認定為世界灌溉工程遺產、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,成為唯一以梯田文化為特色的國家級風景名勝區。

紫鵲界的傳奇,在那一方山水,更在那一方人。他們是最普通的山民,又是最活躍的山民。他們將家鄉的記憶,種進田裏,拍進圖裏,刻進木裏,唱進歌裏,記在譜裏,燉在鍋裏。他們用自己的方式,執着復活家鄉的原始樣貌,托起家鄉走向世界。

2021年新年伊始,記者走近他們,感受他們不一樣的歲月年輪,從另一個角度觸摸紫鵲界山水梯田的神奇密碼。

上篇:山歌聲聲紫鵲飛

題記:一個人,把山歌唱出去,唱到了中央電視台,唱進了米蘭世博會;一個人,把山歌記下來,7年來走訪50餘名山歌手,連譜帶詞記了230餘首。

對外界來説,葷葷素素的山歌,是紫鵲界的“風雅頌”,是紫鵲界的五言七律長短句。紫鵲界,就在這山歌聲聲裏飛出天外。

她,叫陳福雲;他,叫羅紹基。

談及紫鵲界,必談山歌;談及山歌,必談陳福雲;談及陳福雲,必談羅紹基。

陳福雲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新化山歌傳承人,“全國十大山歌王”之一。2020年8月10日晚,央視播出《歌聲裏的中國·全民集運篇》特別節目,陳福雲和搭檔演唱的一首《嗚哇峒》點燃了熒屏。畫面裏,紫鵲界的萬畝梯田層疊交錯,大大小小依山就勢,飄帶般順坡遞進,壯哉美哉。歌詞“山高高,水長長,千層梯田入雲端,郎開山前萬畝地……”再現紫鵲界梯田的特點:高、長、多,以及人工耕種。

農作時節,大自然的聲音在父老鄉親的口中譯成歌,悠揚對唱。山民用山歌來記錄勞動生活、風俗習慣,表達樸素粗獷的男女之情。

生於新化縣圳上鎮的陳福雲早年在縣文工團工作,送戲下鄉時深深迷上了紫鵲界山歌。陳福雲介紹,以紫鵲界山歌為代表的新化山歌,活潑、真摯、樸實,是民間音樂瑰寶,2008年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。

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。2011年,陳福雲入職新化藝校,將山歌納入學校常規教學,她培養的學生將山歌唱進了米蘭世博會。次年,陳福雲在紫鵲界開辦第一個山歌培訓班,免費教婦女、老人和孩子。9年時間,她每週末赴紫鵲界,教授了600多名學員。

山歌千百年來口口相傳,漸成曲調。隨着山鄉鉅變,會唱山歌的人越來越少。紫鵲界二胡藝人羅紹基看在眼裏,急在心頭。2013年冬,他產生了為家鄉山歌記詞記譜的想法。

寒冷刺骨的冬季,羅紹基騎着“嘎嘎”作響的舊摩托,開始記譜。89歲的鄒序泉成了他採錄山歌的第一人,老人用幾乎沒牙的嘴,為他唱了10首:“棗子開花哩紫裏青,妹妹我們兩個12歲攀花到如今,人人講你姐個婚姻咯裏個動得早,早日懷胎早嘗新,免得我少年哥哥打單身……”

歷時7年,行程數千公里,走訪50餘位歌手,羅紹基採錄了230餘首紫鵲界山歌,整理完成206首歌詞譜。2020年,《紫鵲山歌》出版。

“歌手中大部分人已七老八十,有些歌手在我採錄不久就作古了,有些歌手我還沒有拜訪到。”羅紹基説,留住山鄉天籟神曲,是和時間賽跑。

往後餘生,只做一件事。羅紹基與陳福雲要把原生態的紫鵲界山歌傳遍世界。

中篇:鏡木奇緣紫鵲圖

題記:一個人,用鏡頭追逐紫鵲界之夢,一夢20年。他的相機從黑白“海鷗”到彩色“尼康”、數碼“華為”,再到航拍無人機。一個人,用木頭雕刻紫鵲界的神韻,化平淡為神奇。家鄉的雜樹根蔸,原本只是“爐子錢”(柴火),被他點化為藝術品,進得莊嚴廟堂,上得富貴廳堂。

紫鵲愛他千百遍,他待紫鵲如初戀。鏡頭與木頭,緣起紫鵲界,共現梯田美。

他,叫羅中山;他,叫奉湘波。

2020年12月7日,大雪,天際尚未泛白,羅中山扛着攝影設備,登至海拔1200米的紫鵲界之巔等待日出。

東方既白,太陽昇起。金色陽光照進梯田、板屋、森林、清泉、羣山、溝壑,雲層湧動,金海翻波。羅中山的鏡頭,追逐着夢一般的紫鵲界梯田雲海。

2000年,北師大民俗教授陳子艾來調研,被紫鵲界滿山梯田震撼。深入瞭解後,她向政府提議“挖掘歷史文化與自然資源同步開發”。景區開發需要大量圖片,水車鎮文化站的羅中山帶上自己珍藏的膠片相機,開始上山拍攝。

沒有開發的紫鵲界是神奇的,更是夢幻的。羅中山在大山迷失,被大雨淋透,被大雪擋路。他從未放棄,一次又一次逐夢紫鵲之巔。

2004年,當地報紙刊發羅中山拍攝的紫鵲界風光《冬天的旋律》,給了他極大鼓舞。此後,他的紫鵲界風光照被《人民日報》《全民集運日報》等10餘家中央、省級媒體相繼刊發,絢爛日出、浩蕩雲海、壯觀梯田……如今,紫鵲界就不用説了,新化,婁底,長沙,北京,好多地方的餐館、會場等公共場館,掛着他拍的紫鵲界。他不談版權:“紫鵲界能從我的鏡頭裏走出十萬大山,為天下人共賞,是我的榮幸。”

2017年,羅中山加入中國攝影家協會。慕名而來的攝影師越來越多,他義務做起了導遊。各時段、各角度下的紫鵲界,在更多鏡頭裏鮮活。

“無論用什麼相機、什麼鏡頭,我都遠遠沒有全面深刻地捕捉到紫鵲界無與倫比的美妙。”羅中山説,2020年是他拍攝紫鵲界的第21個年頭,他依然被變幻莫測的梯田雲海吸引。

山頂,攝影家羅中山用鏡頭向紫鵲界致敬;山腳,木雕手藝人奉湘波用木頭向紫鵲界表白。

紫鵲界景區入口,冬日暖陽灑滿瀟湘木雕扶貧車間,奉湘波手握刻刀,刀起刀落,一件80釐米長、60釐米寬的梯田木雕逐漸成形——挑着擔子的農夫行走在層層田埂上,靜謐美好。

奉湘波是一位80後,半歲那年因病左腿致殘。少年學石雕,紫鵲界的山賦予他獨特韌性與靈感。外出打工,他始學木雕,在木頭上揮灑靈感。

2014年,藝成歸來,奉湘波紮根家鄉創業。“我最熟悉的就是紫鵲界。我心裏最美的山水就是紫鵲界。我要讓更多的人瞭解紫鵲界的美。”奉湘波在家鄉開起第一家木雕製作坊。別人不要的木蔸,在他眼裏是寶貝,自己雕刻,妻子拋光、做漆。刻有梯田的茶杯、擺件,讓遊客愛不釋手。

如今,奉湘波的木雕廠搬進了鎮裏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,規模800多平方米,4名殘疾人和16名貧困村民在這裏做學徒、工作。奉湘波常常一個人跑到山上尋找靈感。羅中山鏡頭裏的照片,很多成了他木頭上的風景。他計劃用3年時間,雕刻一幅最美的紫鵲界全圖。

下篇:“醉”是流年紫鵲憶

題記:一個80後,重新扛起鋤頭,把紫鵲界梯田上的記憶“種進”泥土,從打工新貴變身地道農民;一個本地媳婦,開起紫鵲界第一家民宿,為紫鵲界舌尖上的記憶保留一口專用鐵鍋。

人生海海,能夠讓人沉醉的是過往與現實。紫鵲界的美,能夠讓當地人沉醉的,還有很多在記憶裏沉睡。讓記憶醒來,讓流年沉醉,讓外鄉人“醉裏不知身是客,醉認他鄉是故鄉”,是紫鵲界的夢。

他,叫奉玉輝;她,叫羅鐵平。

深冬,層層疊疊梯田裏,紫鵲界農民依然忙碌,鋤田埂、翻耕、浸田……

80後農民奉玉輝不到6時便已起牀忙活。“我小時候農活做得少,讀書以後不想重複父輩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,外出打工。現在我愛上了種田——家鄉的梯田。”奉玉輝説。

2008年,奉玉輝從外省離職,放棄體面的公司主管回到大山,做農民。“當時父親罵我沒出息,現在支持我了。以前我住在窮山溝,現在吃住、工作都在4A級景區。”他説。

只有把田種好、種大、種美了,家鄉的旅遊才能更好地發展。梯田古老,田埂垮塌,田土荒蕪,水土流失,守護梯田之路格外艱辛。“田埂塌了我就培起來,田荒了我就種起來,水路斷了我就修起來。”奉玉輝決心讓紫鵲界“綠”起來。近5年來,他修復梯田上百丘。“明年,我要把八卦嶺、瑤人衝一帶的梯田全部修復。”他説。

奉玉輝一家家走訪,發動村裏的年輕人和有勞動能力的老年人加入“種田大隊”。40餘名村民抱團發展合作社,流轉種植348畝田地,復墾荒田,如繡娘齊心修補紫鵲界。

鋤耙翻土、木桶扮禾、肩挑手提,紫鵲界的梯田連牛都無法踏進,至今保持着人力耕作。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。滴滴汗水培育出優良的稻穀。產自高山的原種紫米,無論煮飯、熬粥還是製作米糕,都清香撲鼻,糯軟可口。

山腰上,永幸民宿女主人羅鐵平給奉玉輝打電話,催他送米。紫鵲界的民宿廚娘只用紫米。菜刀在砧板上“鏘鏘”響,羅鐵平正在為客人做湘味小炒,備料、切菜、入鍋、出鍋、擺盤,動作流暢歡快。

新化縣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張海成介紹,紫鵲界特殊的生態為新化美食提供了最好的食材。魚凍,透明如琥珀;臘肉,分層如山岩;稻田魚,鮮嫩帶甘甜。“為保持原汁原味,我們依舊燒柴火,用鐵鍋,吃豬油。”羅鐵平説,她有一口鐵鍋,專門用來做魚凍,一口鍋只做一道菜。

在紫鵲界,常能看到外國遊客的身影。穇子粑蒸雞、井水魚凍、三合湯、泥鰍拱豆腐……美食,拉近了紫鵲界與世界的距離。

舌尖上的記憶不能被歲月模糊。將記憶燉在鍋裏,將廚藝教給孩子,是一種自覺。羅鐵平的兒子奉曦大學畢業後便被母親“召回”管理民宿。家鄉傳統菜餚做法極其講究,學廚藝2年後,奉曦逐漸掌握精髓。

屋頂升起裊裊炊煙,那是紫鵲界的煙火。像羅鐵平這樣土味十足的民宿廚娘,紫鵲界89家民宿家家都有。民宿裏,都掛着羅中山拍的照片。紫鵲樓的楊遠明是陳福雲的徒弟,興致一來還會為客人唱野味十足的山歌:“郎在耶高山耶打鳥嗨,妹在耶河裏喲洗韭菜……哥哥嘰,你到十字街上買雙草鞋倒穿起,上排腳印對下走,下排腳印對上來……”

像他們這樣,把家鄉的記憶種進田裏、拍進圖裏、刻進木裏、唱進歌裏、記在譜裏、燉在鍋裏,托起家鄉走向世界的,是紫鵲界的俗世奇人,亦即紫鵲界俗世凡人。